2015。秋遊。亞德里亞海

〖巴爾幹。波赫Bosnia and Herzegovina 〗D1-1烽火後的塞拉耶佛Sarajevo~未完待續

 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(簡稱波赫),應該很多人會想「這什麼地方?」、「是歐洲嗎?」
至少,每次跟朋友說這次旅行(行程)的第一站就是波赫時,得到的多是一頭霧水的反應。
這時,我通常會回應…就是「位於巴爾幹半島上,南斯拉夫解體後獨立的國家。」

但大概只有巴爾幹半島會被理解,歐洲的火藥庫,畢竟大家歷史都念過。
但南斯拉夫…也許認識的人就更少一些,最初淺的印象大概就是「內戰」兩字吧!
事實上,要認識「波赫」,很難避開發生在這塊半島上…那些輝煌但又沈重的歷史。
這塊土地,曾長期受到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統治,也曾一度成為奧匈帝國的領地。
因此「現在」在Sarajevo,我們可以看到東西文化交匯之美,多元的種族、宗教兼容並蓄。

Sarajevo・初印象

不過,如何異國風情,如何兼容並蓄,一切都是我出發前的想像啦。
實際看見的波赫又是如何呢?美麗想像仍在,但卻有更強烈的「矛盾」感。
無論是城市街景,抑或者是我的旅遊心情,在這三天三夜裡,宛如洗三溫暖般。
接著,就用照片來回顧,看看~~到底我對這個國家的感受有多糾結吧!
 
猜猜這是哪裡?火車站?巴士總站?


Sarajevo機場大門,就這麼大!


從台灣、香港、慕尼黑,最終搭乘著六排座椅的小客機,緩緩降落塞拉耶佛機場。
機場航站有多小?我家攝影磨人說:「這機場跟蘭嶼機場差不多大!」
走下飛機後,再往前走10公尺,馬上就到入境通關處,大概就五個海關櫃台吧。
更猛的是一眼望出去就看到行李輸送帶,也就那麼一條而已,真的超迷你機場。
本來還很擔心波赫海關認不得我們護照,結果1秒蓋下章,還送一句have a nice day。
這真的是首都機場嗎?時至今日,我還是很困惑,旅客非常很多,但機場卻如此小?
連通關都是如此輕鬆寫意,我真心感覺到了蘭嶼般的自由。


計程車招呼站


不過,驚喜與自由並未持續太久,隨之而來的就是驚嚇與憤怒!
由於塞拉耶佛的大眾交通工具並不發達,一開始便計畫搭計程車到住宿地。
也很幸運,一出大門,就看到對面的計程車站牌。os:廢話,機場也就這麼大。
正巧輪到一台沒冷氣的破車,我們就想說等下一台,但始終沒人願意搭那台破車。
同情心作祟下我就說,那就搭吧。沒想到最後被司機當肥羊宰,大怒。


計程車收費標準表,但下面有註明行李費用要先跟司機確認……
 
分明從機場到住宿地車程約18公里,下車時卻收我們40KM!!!
我眉頭一皺,心想不對啊。起跳價1KM,每一公里1KM,頂多就20KM左右。
結果這計程車老伯竟然說「行李箱一個10KM」,所以40KM。會不會太好賺……
(波赫使用的貨幣是馬克,符號KM,馬克:歐元約2:1,也就是1歐元約2馬克)
 
人在異鄉,不得不低頭,攝影磨人只好乖乖付錢,然後再被我罵。(某人無奈狀)
車破就算了,這老伯還沒跳表,擺明就是來坑觀光客的,以後再也不亂同情人。
上車前,請務必先跟司機確認行李廂的收費,免得像我們一樣被當肥羊宰。
後來在MOSTAR搭計程車,跳表都還有電子收據,價錢一目了然,也沒收行李費。
 


 
總之,塞拉耶佛的開始根本是場悲劇,幸虧住宿的美好修補了我們受傷的心。
在塞拉耶佛的兩天,我們就住在米里雅茲河旁(Miljacka),距離拉丁橋約700公尺。
基本上,從拉丁橋、市政廳到舊市集,都在步行的距離範圍內。
第一天下午的行程就是【拉丁橋】、【市政廳】、【舊市集】、傍晚再到【黃色堡壘】

米里雅茲河(Miljacka)河畔&拉丁橋(Latin Bridge)


住宿公寓旁城市一景,建築都相當有歷史
河岸旁的路,延此路走,約10來分鐘可到舊城區的舊市集


也可以搭地面電車,目的地是「Baščaršija舊市集」
除了步行之外,河岸旁也有地面電車行駛,據說這可是世界第二老的地面電車。
單次搭乘票價約1.6馬克吧,若是在小報攤買的話,會便宜一點點。
這電車真的非常破!第二天為了去找巴士總站,嘗試搭了一次,無敵破舊。
這條路是單向,從公寓旁的河岸路到了舊城區,電車會大迴轉,一個躺著的u型路線。
 
單行道,電車跟一般車都走一樣的路。建築物上都是塗鴉。
河岸旁的建築物都非常有氣勢,但滿城的塗鴉,幾乎沒一棟可倖免。
除了塗鴉,彈孔也隨處可見,這些就是歷史的傷痕吧,儘管這段歷史距離今日並不太遠。
看看這個城市凌亂、蕭瑟的街景,似乎可以理解那段過去對它的傷害有多大。
 
塞拉耶佛事件爆發的地點~Latin Bridge

沿著河岸,緩步前行,尋找著101年前在歷史上留下一筆記錄的拉丁橋Latin Bridge。

西元1914年,急欲掙脫奧匈帝國統治的南斯拉夫民族,在激進的塞族主導下,
刺殺了奧匈王儲斐迪南大公夫婦,也就是俗稱的「塞拉耶佛事件」。
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,發生地點正是在Miljacka河上的拉丁橋(Latin Bridge)
本來以為會很醒目,結果走過還真的完全看不出來,還一直困惑哪座橋啊。


初秋的拉丁橋,南斯拉夫時期被稱為普林西普橋,正是當然刺殺者的姓名。


橋上,來時路,其實河水挺髒的。
橋上,朝向舊城區的方向
非常低調的拉丁橋,橋墩有洞的才是拉丁橋,後面有一座長很像,但沒洞。
別懷疑~河面上都是垃圾。
慢慢靠近市政廳(橘黃色那棟),山邊則是黃色堡壘的方向。


新摩爾風格的(舊)市政廳Vijećnica 

離開拉丁橋後,一棟獨具風格的建築物映入眼簾~~新摩爾式的市政廳City Hall。
它曾是1898年奧匈帝國最美麗的建築,亦曾是裴迪南大公夫婦被刺殺前的最後一個參訪地。
1949年被改為國家圖書館,儘管在90年的圍困時期,它無可避免地遭受嚴重破壞。
歷經數年的重建,2014年它又重新回到世人的面前,目前裡面似乎是展示重要文物。
不過,我們是俗人,就在外面拍拍照,也沒特別進去看。
 


塞拉耶佛市內,現存最大的奧匈帝國代表建築。
據說是新摩爾式建築,從官網介紹看來的,但不知道是啥,很有特色是真的。


市政廳前的橋,長得很像拉丁橋。




沿著市政廳旁走,就是舊市集。電車過去後,會U型迴轉。


Baščaršija舊市集

……未完待續
 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Leave a Reply

avatar
  Subscribe  
Notify of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